当前位置:首页 > 司法仲裁 >

桂林某银行领导被指诬告陷害他人制造冤案

  记者  潘崧   刘新勇

  谭天雕,一位在金融行业年富力强正大有可为之人士,自从遭他人诬陷,被判二年有期徒刑的那一刻,如突然跌入万劫不复的深渊,从此大好前程划上了休止符。

  2017年8月25日桂林市象山区法院就被告谭天雕违法发放贷款罪一案以(2016)桂0304刑初399号作出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万元的判决;被告谭天雕不服象山区法院判决上诉桂林市中级法院后,桂林市中级法院于2017年12月29日又作出(2017)桂03号刑终538号刑事裁定书维持原判,驳回上诉。

  判决书中所称的谭天雕犯“违法发放贷款罪”实际上是指谭斌的200万元抵押贷款和王丽萍的200万信用贷款,共两笔贷款。

  据了解,前一笔贷款借款人谭斌于2014年5月13日用正规合法评估公司评估价值405万元的土地在兴安支行抵押贷款200万元整。谭斌虽然是谭天雕的亲戚,但不是近亲。谭天雕时任桂林国民村镇银行兴安支行副行长,按照银行业相关规定当时予以了回避。贷前调查、贷中审查、贷款审批、贷款发放谭天雕都未参与,没签一个名字,贷与不贷,贷多贷少,贷款结果都是相关信贷人员根据信贷资料专业客观确定的。贷款发放后,一个月由于要进行贷后第一次检查,因贷后检查表格按规定不能全部签副行长黄性春一个人的名字,谭天雕就在该表格签上了自己的名字。注意该笔贷款于2013年5月13日已发放完毕,一个月后谭天雕在检查表格签名时间是2013年6月13日。该笔贷款发放后,上级相关部门多次进行贷后检查,包括对谭天雕的离任稽查,从未认定该笔贷款违规违法。就是上面这一签名,却成了总行某领导日后打击报复的“依据”。指使原支行副行长黄性春,诬告根本未参与贷款发放的副行长谭天雕不仅未召开县支行贷审会,而是一个人独立发放了贰佰万元抵押贷款!天啦!

  另一笔贷款,借款人是王丽萍。2011年,总行为开拓业务需要在桂林兴安建支行,谭天雕任筹备组组长,经总行同意,与兴安县某超市老板王丽萍签订门面租赁合同,后总行领导班子为节约成本,降低费用,又与王丽萍签了一个补充协议,内容为补偿王丽萍门面转租未上调租金,银行则同意按基准利率信用贷款200万元给王丽萍。几个月后,因多方面原因,兴安支行网点机构桂林银监分局未批,兴安支行无法开业。桂林国民村镇银行为履行补充协议,就介绍王丽萍去临桂支行办理贷款。2011年、2012年两次都在临桂支行办理贷款。2013年2月28日,兴安支行正式开业,黄俊宁任行长,谭天雕与黄性春任副行长。2013年8月王丽萍在临桂支行贷款到期,按总行意见,转兴安支行办理。该笔贷款一直是按总行相关规定逐级报批,手续合法合规,而且当时谭天雕只是支行副行长,贷款最终审批人是总行行长廖日升。2014年8月,该笔贷款到期,因不可预见的原因王丽萍牵扯到一起经济纠纷案被抓,银行为收回贷款,依法向兴安县法院起诉并已判决胜诉。但该协议在国民银行报案后遭到国民银行和相关司法部门的否认和故意隐匿,并夸大作为副行长谭天雕在该笔贷款中的作用,人为制造冤案!试问天理何在?

  就是这样两起正常的贷款,为什么桂林国民村镇银行总行领导却伪造证据报假案,千方百计隐匿对谭天雕有利的证据,相关司法部门在投诉人和代理律师三番五次申请也不依法律程序调取相关证据,致谭天雕蒙冤被判二年徒刑!

  记者在调查中了解到,谭天雕与时任总行行长廖日升在工作上曾有过节,在2014年4月,作为代理行长的谭天雕几次书面报告要求总行正常拨付业务费用,但身为总行行长的廖日升均以费用超标为由不予拨付。因半年无业务费用,导致2014年支行各项业绩大幅下跌,总行廖日升行长却以此为理由改任谭天雕为分管安全保卫和营业部的副行长,后又于2015年2月春节前后,无理由扣发谭天雕34000多元年终奖,后每月只发给谭天雕生活费3000元,2015年4月谭天雕只好被迫选择辞职。而廖日升并没有因为谭天雕的离职而放弃对他的忌恨,而是加快了罗织罪名,制造假证据,向公安经侦部门报假案的步伐。欲致谭天雕于死地而后快!

  • 关注微信

猜你喜欢

微信公众号